返回首页 原创联播

浙江台州最美环卫女工蒋桂敏:不是自己挣的钱,一分都不能要

时间:2011-12-30 15:52来源:中国台州网-台州晚报 作者:高 波/文 梁 点击:
家乡的儿女和孙儿们,是蒋桂敏心头最大的牵挂。 为了省钱,她来台州十年没回过一次老家,没买过一件新衣服,一日三餐馒头就咸菜。而当她捡到相当于自己干十年活才能赚到的11万元钱时,心里却只有一个念头,就是赶快找到失主,把钱还给人家。有关部门奖励给她


 

家乡的儿女和孙儿们,是蒋桂敏心头最大的牵挂。

 

      为了省钱,她来台州十年没回过一次老家,没买过一件新衣服,一日三餐馒头就咸菜。而当她捡到相当于自己干十年活才能赚到的11万元钱时,心里却只有一个念头,就是赶快找到失主,把钱还给人家。有关部门奖励给她的3000元奖金,她也坚决不肯收。 

  路桥的安徽籍环卫工人蒋桂敏,扫地时捡到装有11万元现金还给了失主(详见本报27日第7版),让大家对这位普通环卫工人肃然起敬。不少市民想知道,面对从天而降的巨款时,她为何能做到毫不动心?昨日,记者再次来到路桥环卫所,看到了一个更生动的蒋桂敏。

  “小时候摘了邻居家一个果子,被罚跪了一个半小时,这件事我一辈子都忘不了”

  昨天上午,路桥商海北街一如往常般地喧闹,街上车来人往,川流不息。在路桥执法分局工作人员的陪同下,记者在商海北街附近找了一圈,终于把拿着清洁工具的蒋桂敏在路上“截”了下来。

  “不要采访我了,又不是什么大事。”听说是记者,蒋桂敏很不好意思。在环卫处清扫科科长余岩敏的要求下,蒋桂敏才将清洁车停在一边,并嘱咐老伴吴成续帮她照看责任区。

  身材偏胖的蒋桂敏看上去挺敦实,手上的皮肤因常年的日晒雨淋和劳作,显得黯淡而粗糙,脸上有些沧桑。

  蒋桂敏的事迹传开后,为了鼓励她这种拾金不昧的精神,路桥执法局特地奖励她3000元现金,但蒋桂敏坚决不肯收。“不是自己挣的钱,那就不能要。”蒋桂敏说,“我什么东西都不缺,现在吃的住的都好。”

  蒋桂敏说了这么一件事:“我爹在老家当了20年的粮站站长,他要求我们姐妹绝对不能拿别人的东西。小时候我摘了邻居家一个果子,被他罚跪了一个半小时,这件事我一辈子都忘不了。”

  一日三餐馒头咸菜,“做米饭还要炒菜,费工夫,也浪费钱”

  路北环卫处楼上的职工宿舍,就是蒋桂敏在台州的家。她和丈夫吴成续住在307室,一个20多平方米的带阁楼的复式单间。这里“麻雀虽小五脏俱全”,蒋桂敏夫妇对这个家还挺满意。

  记者和工作人员与蒋桂敏一起进门后,房间里一下子显得非常拥挤。木板搭的床头有一台电视机,角落里还有塑料布包着的两台电风扇,除此之外再无别的家用电器。蒋桂敏说,这台电视机是去年4月份在一家旧家电回收站买来的,只花了300元钱,老伴喜欢看新闻,有时也看老家安徽的电视节目。

  桌上还放着一篮子没吃完的馒头和一碗咸菜,这是他们一日三餐的主食。逢年过节,他们才舍得犒劳一下自己。夫妇俩工资加起来,一个月也有两千多元,但他们用三四百元,就把“吃、喝、住、行”全解决了,剩下的除了寄给儿女们,全存了起来。

  “一袋面粉77块钱,自己做馍,一次多做点,现在天气冷一个星期都可以吃,咸菜也是自己买来腌的,几毛钱一斤。一般人做米饭比不上咱家。”见记者有些不解,蒋桂敏说,“做米饭还要炒菜不是?费工夫,也浪费钱。”

  蒋桂敏和老伴对穿着更是毫不讲究。她指着晒在窗外的几条棉毛裤说,这是她闺女上次来台州看她时带给她的。在台州十年了,她从来没给自己买过一件衣服。“路桥那么大,我只知道几个大商场,但那里又不是我们能去的地方,我们一次都没去过。”蒋桂敏有些不好意思地说。

  春节不回家,“回家要花不少钱,这边地也没人扫”

  同去采访的台州电视台有个过年送回家车票的活动,记者想推荐蒋桂敏参加,出乎意料的是,蒋桂敏非常干脆地拒绝了。

  “回家做什么?路上要花不少钱,到家里还要开销,这边地也没人扫。”蒋桂敏着急地摆手。说完,她转身对着墙上挂着的几幅照片,伸手擦了擦泛红的眼睛。

  照片都是她的儿孙的,蒋桂敏今年57岁,老伴60岁,正是子孙承欢膝下的岁数。记者问她多少年没回老家时,蒋桂敏左右手食指交叉在一起比了比说,已经十年了,没回过一次家。

  余岩敏说,他们两个刚来那会儿,一个月工资是520元,加上40元的住房补贴,现在条件好了不少,单位提供房子,月基本工资也涨到了1160元。虽然十年来,工资的涨幅远远赶不上物价,但蒋桂敏和老伴已经有了一笔不小的积蓄。

  蒋桂敏说,当初儿子娶媳妇生孩子拉下了一些账,是老家村里的会计带他们出来挣钱的,来到台州后,别的工作不会干,就留在路桥成了一名环卫工人。夫妻俩省吃俭用,熬了好几年才还了欠下的一万八千元钱,后来每年都会给儿子和两个女儿寄钱。让蒋桂敏难过的是,因为夫妻俩常年在外,没在家带过孙子,儿媳妇对他们一直有些埋怨,他们只能以多给老家寄钱的方式来弥补心里的愧疚。

  临别时,蒋桂敏搓着双手告诉记者,不要宣传她,捡到钱还给别人是应该的,这样的日子,她和老伴过得非常满足。

  记者手记>>>

  在采访中,记者发现蒋桂敏伸出的左手上只有4个手指,那是小时候被继母打残的,每次拿起扫把都很吃力,右臂因为伤病加上每天扫地,一到下雨天就胀痛得要命。但在她的柜子上,只有几盒普普通通的镇痛药和消炎药,她不是没有钱去医院看病,而是舍不得,她希望用省下的每一分钱让家人过得更好。

  相当于她100个月工资的巨款从天而降时,这或许是她改变自己生活状况的一个“契机”,但她心里却只有一个念头,就是赶快找到失主,把钱还给人家。有关部门奖励给她的3000元奖金,她也坚决不肯收。因为她有自己的道德底线——不是自己的东西,咱不能要。

  或许在有些人眼里,环卫工人有些卑微,太过微不足道。他们大多来自五湖四海,干着又脏又累的活,拿的却差不多是这个城市的最低工资。但在蒋桂敏们这些“小人物”身上,让我们看到了人格的力量,道德的光芒。

  

 

作者:高 波/文 梁 影/图  
(责任编辑:)
顶一下
(3)
10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