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首页 原创联播
当前位置: 首页 > 游戏 >

拆解与重构:盛大私有化震荡波

时间:2012-04-23 11:02来源:新浪科技 作者: 点击:
盛大私有化,越来越像一家老牌互联网公司拆解与重构启动时的巨大轰鸣。震荡波冲击之下,盛大游戏为此密集借贷30亿元、现金却所剩不多,多项业务也逐一剥离。与此同时,盛大却借种种运作聚集超过80亿元现金。新战略应该已在路上。 距离陈天桥去年10月提出私有
  盛大私有化,越来越像一家老牌互联网公司拆解与重构启动时的巨大轰鸣。震荡波冲击之下,盛大游戏为此密集借贷30亿元、现金却所剩不多,多项业务也逐一剥离。与此同时,盛大却借种种运作聚集超过80亿元现金。新战略应该已在路上。

  距离陈天桥去年10月提出私有化盛大网络,已经过去半年时间。而这一变动给盛大带来的业务震荡波,却才刚刚开始为外界逐渐感知。

  盛大游戏两月密集借贷30亿

  私有化需要解决的最直接问题就是资金,但埋单却不需盛大操心。按照方案,陈天桥回购盛大股票至少耗资7.36亿美元。这笔钱对于盛大意味着什么?对比一下便可悉知:盛大前一年的净利润是1.25亿美元;盛大当季净利润是0.12亿美元。

  严峻的是,盛大当时所持有的现金及等价物,共计约8.33亿美元。只比回购资金略高,另一个问题在于,这笔钱不全是可以直接参与交易的美元。也正是因为如此,盛大才需要向摩根大通借款1.8亿美元。而这显然这还远远不够。

  毫无意外,盛大游戏在盛大私有化的过程中,以顶梁柱般的角色登场。这应该早在计划之中。财务数据显示,今年头两个月盛大游戏非常罕见的密集进行资本操作。

  一月,盛大游戏从多家商业银行获得总额3.88亿元人民币的贷款(后兑成美元),同期还从中国银行贷款1.03亿美元。按照盛大游戏的说法,这两笔钱被用于“支援”分红——当月盛大游戏完成了史无前例的派息行动,总共分红金额为2.89亿美元。

  单从数字上看,这几乎是对盛大游戏所持现金的“精准”剥离。财报显示,盛大游戏去年底手上的现金为18.35亿人民币,约合2.91亿美元。需要补充说明的是,盛大游戏的主要收入均为人民币,想要在美国市场完成分红,须以恰当方式转换成美元。

  在这场清仓分红中,最大的获益方正是持有盛大游戏约73.01%股份的盛大。按照这个比例计算,盛大共从盛大游戏获取约2.11亿美元的现金。这还不是全部。

  二月,盛大游戏还向盛大提供了一笔1.60亿美元的借款。巧合的是,盛大游戏当月还从民生银行贷款1.56亿美元。除此以外,盛大游戏从盛大旗下一企业借款9.26亿元人民币,随后又向盛大旗下某企业提供了总额1.15亿元人民币的借款。

  仅上述提到的分红和借款,盛大游戏就至少为盛大贡献了3.71亿美元的现金支持,其数额已经超过盛大私有化资金需求的一半。2月15日,盛大宣布完成私有化交易。

  尽管网游可以持续产生现金流,但现金短缺不可能不影响盛大游戏的运营。尤其是盛大游戏今年还有《时空裂痕》、《最终幻想14》等多款重点新游戏筹备推出。据盛大游戏内部人士透露,几款产品的推广预算都在数千万元。属于行业正常水平。

  去年第四季度,盛大游戏运营利润为4.01亿人民币,维持运营不成问题。但需要注意的是,上述提到的盛大游戏贷款中有3.88亿人民币应在4月偿还,有6.5亿人民币应在12月偿还,有9.82亿人民币需要在明年2月偿还;利率分布于5.03-6.71%之间。

  显然这家网游公司需要勒紧腰带过上一阵了。实际上,勤俭度日至少去年三、四季度就已经开始了。盛大游戏诸多业务部门的预算均被收紧,各项支出也被更加严格的加以控制。多位盛大游戏内部人士在与新浪科技交流时,均对为盛大“输血”有所担忧。

  在熟悉盛大游戏的业内人士看来,这家公司正在系统的进行节流:一是砍掉没有盈利前景的项目,收窄业务线,二是减少市场宣传投放,将推广资源集中在热门产品之上。

  今年是不是最艰苦的一年?盛大游戏董事长兼CEO谭群钊一笑置之,并未回应。

  多项非核心业务逐一剥离

  盛大游戏的调整,既是陈天桥意志的体现,也是抗争和妥协的结果。例如某款研发多年、概念超前的核心网游产品,亦曾濒临抛弃的边缘;而有些项目则永远的胎死腹中。相似的情景,在盛大其他业务线上也陆续上演。

  去年坊间屡屡传出与盛大有关的裁员信息。上半年的盛大无线、酷6,下半年的盛大在线、创新院、盛大游戏等均有所涉及。盛大网络本身也要瘦身成数十人的规模。

  高管团队也在调整。去年一年中,酷6创始人李善友、边锋总裁许朝军、盛大在线副总裁边江、盛大游戏总裁凌海、盛大游戏副总裁暨18基金合伙人陈浩健与左玉龙、盛大云联席CEO季昕华与何刚等先后从盛大离职。

  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,然而变动的却不仅仅是兵。

  4月6日,浙报传媒公告称拟收购盛大旗下边锋和浩方(也就是边锋集团)。盛大体系之内共有两大块游戏业务,一是盛大游戏,另一个就是边锋集团。边锋和浩方均于2004年被上市不久的盛大收入帐下,用以完善网游产品布局,此前一直谋划独立上市。

  一周之后,顺网科技再次发出公告称拟收购盛大旗下吉胜科技——这家公司与顺网业务近似,主打产品为网吧计费管理系统。

  如此短暂的时间内,接连将旗下业务剥离出售,不得不让外界对盛大浮想联翩。以边锋为例,包括高管在内的多数员工,甚至不知道将被出售这件事。以至于盛大内部都有员工开始猜测:下一个被出售的会是谁?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答案。

  需要说明的一点是,上述两个业务都因出售给国内上市公司,才会迅速的被披露出来。盛大私有化的一个好处就是,不必再向公众披露此类运营情况。所以,如果交易的另一方也不是上市公司,外界就很难知悉详情。

  我们看到的只是冰山一角么,或许是。一些坊间传言直指某些业务已被盛大出售,但始终无法证实。不过,新浪科技还是找到一个新的例证。

  2009年,盛大辗转收购纳斯达克上市公司华友世纪,随后把华友业务掏出变成盛大无线、壳中再装入酷6业务。去年12月15日,盛大与华友旧将签署MBO(管理层收购)协议,华友脱离盛大体系、盛大无线消失。至此,故事有了个买椟还珠般的新开始。

  这些已经足够说明陈天桥在做减法。盛大当年豪气干云、一掷千金,以围棋般的布局方式落子产业链上下游,意图塑造一个完整的互动娱乐帝国。但在当年被看作有理想、有战略、有气魄的种种举措,始终没有为盛大带来实质性的协同效应。

  在网络迪士尼梦想的激荡下,盛大一度积极参与主题游乐公园的兴建,被叫做盛大旅游的业务也曾呼之欲出。结局是,两年前盛大旅游百万年薪招聘CTO的官方网站:yunyouchina.com(云游天地),如今再访问只能看见一则出售域名的广告。

  纵观近期盛大的瘦身行动,一个显著的共同点是被盛大抛下的业务,大多经过长期布局,但发展至今未来的想象空间已经非常有限。

  手握重金加强移动互联网

  没人相信陈天桥会甘于收缩阵线,就此退却偏安一隅。即便是上述种种拆解盛大帝国的举措,也像是为了新的出发而进行的退却。一开始我们就提到了资金的问题,现在仍可以从资金的角度入手,仔细看看盛大出售业务背后的信息。

  边锋和浩方,一个去年营收4.01亿元、净利润1.44亿元,另一个则是营收5885万元,净利润1539万元。这两家公司卖给浙报传媒,合计作价34.9亿元人民币,相当于净利润的20倍以上。要知道盛大游戏现在的市盈率尚且不到8倍。

  而去年营收4900万元,净亏损2754万元的吉胜,也以8000万元的价格售出。

  上述这两项业务出售,共作价35.7亿元人民币。稍后盛大文学完成IPO,还将归还盛大约4.36亿人民币的长期借款。种种操作下,盛大私有化过程中对所持8.33亿美元的消耗,可能只有1.85亿美元。也就是说,盛大将重新聚集超过80亿人民币的现金。

  这固然不及腾讯去年底持有的约126.12亿元人民币现金,但已经超过另一家互联网巨头百度同期持有的41.27亿元人民币现金。

  手中有粮,心中不慌。还有一个利好消息是,在由盛大网络、盛大游戏、酷6、盛大文学、盛付通组成的体系中,现金耗用大户酷6经过一番调整,去年第四季度首次出现19万美元的毛利润,净亏损也降至上市以来最低的394万美元。

  一番拆解之后,陈天桥会如何再造盛大?近一年召开的内部会议上,陈天桥多次提出将加强移动互联网战略。而陈天桥胞弟、盛大COO陈大年直接管理的盛大创新院、果壳电子等业务,正持续推出与移动互联网有关的产品和服务。

  现在,盛大就有一个重要的产品发布在即:Bambook手机。如同捷足先登的其他同行一样,Bambook手机将成为盛大多个移动互联网应用的载体,例如下载中心、LBS服务、云存储、沟通和信息交互、游戏、文学等全系产品都将内置其中。

  手机能够帮助盛大成功卡位移动互联网的前提是,必须有足够的用户量。这在同质化竞争的市场上殊为不易,而价格战或称性价比就显得尤为重要。

  有内部人士年初对新浪科技透露,盛大Bambook手机将定价999元上市销售。不过这一定价在随后的宣传中,又被调高至1199元。按照通常的运作方式,Bambook手机最终的定价至少应该比1199元要低。这意味着,盛大需要赔更多钱发售Bambook手机。

  如果真是采用硬件赔钱、软件赚钱的模式,以每台手机补贴500元估计,售出20万台盛大至少就要亏损一个亿。这还没有计算手机硬件生产需要投入的资金。盛大手中短期内变现而来的80亿元现金,绝对有明确的用武之地。

  押宝移动互联网已成为行业共识,盛大也不例外。去年,陈天桥就曾批评盛大创新院移动互联网的项目太少;盛大旗下切客等移动互联网产品也曾大规模投放线下广告宣传;就连盛大游戏都准备搞一个手机游戏发行平台,并对出多款移动平台游戏。

  “无移动,不互联”,盛大高级副总裁张瑾在与新浪科技的沟通中,反复强调这句话。她指出盛大一直是内容 技术平台的公司,“退市前后,公司的管理没有变化”。

  张瑾也没有直接回答陈天桥或盛大是否已有新的战略,但明确表示无论做出怎样的业务调整,都是盛大“借助市场资源对企业资源进行的配置”。盛大会向何方前进,外界终将会看到;在素有基因宿命论的中国互联网,每个人都在等待。
(责任编辑:gc)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