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首页 原创联播 领导干部在线 每日决策参考 美丽中国·千城联播
当前位置: 首页 > 创业故事 >

江苏沙集镇东风村从“破烂村”转型“淘宝村”

时间:2011-07-23 07:26来源:互联网 作者:   点击:
(中国电子商务研究中心讯)新年伊始,记者到江苏徐州睢宁县采访县政改革试点,闻知该县沙集镇东风村在短短4年之间,由一个破烂村变成一个淘宝村,吸引了日本、德国等外媒以及中国大陆的主流媒体聚焦。一个乡村,因为电子商务而出名,成为信息化时代一颗耀眼的

  (中国电子商务研究中心讯)新年伊始,记者到江苏徐州睢宁县采访县政改革试点,闻知该县沙集镇东风村在短短4年之间,由一个“破烂村”变成一个“淘宝村”,吸引了日本、德国等外媒以及中国大陆的主流媒体聚焦。一个乡村,因为电子商务而出名,成为信息化时代一颗耀眼的新星,其发展模式引人注目。

  东风村就在沙集镇边上,从睢宁县城驱车20多分钟便到了。镇上,有一幅大型的广告招牌,上书“最佳网商沃土奖”——去年9月阿里巴巴召开“第七届全球网商大会”时将此奖唯一授予沙集镇。之后阿里巴巴发起召开“农村电子商务暨"沙集模式"高层研讨会”,东风村迎来中国社科院信息化研究中心、国务院研究中心、商务部、工信部、农业部、国家工商总局等“国”字号贵宾。

  一个“淘宝村”凭什么吸引这么多的关注?“沙集走的是一种很典型的以信息化带动工业化、农村产业化的模式,在这里,信息化不是一个辅助手段,而是一个火车头,它拉动了加工制造、服务、物流等,形成了一个产业群,形成了一种生态。”中国社科院信息化研究中心主任汪向东分析道,农民在家里创业,不用背井离乡也能致富,有尊严地走向市场经济。

  汪向东认为,这个“淘宝村”具备复制、转型、集群、内生和包容等多方面价值。县委书记王天琦已号召全县农村学习东风村,进军电子商务。

  “农二代”三剑客

  东风村的崛起,离不开孙寒、陈雷和夏凯这3位创业青年,号称东风村“三剑客”,“带头大哥”是孙寒。孙寒创办的家具加工厂门口挂着3块牌子,一块是公司招牌,一块是“大学生村官网络创业示范基地”,另一块是“共青团睢宁县委青年网络示范基地”。记者进村采访那天,孙寒本来要去安徽招工。28岁的孙寒长得高高帅帅的,穿着时尚,与记者印象中的农村青年形象反差很大。

  而在“三剑客”带头经营淘宝网店销售简易家居前,拥有1180多户人家的东风村,多数人家从事废旧塑料加工,被人称为“垃圾村”,但东风村也积累了难得的“商务经验”。“如果没有这个从商经历,东风村不可能变成"淘宝村"。”睢宁县委一位干部告诉记者,目前东风村已有网店1000多家,开网店的农户已超过400户,营业额超过3亿元,不少店主月收入超万元。

  孙寒毕业于南京林业大学,大专文凭。在南京,孙寒当过保安;在上海,帮亲戚做生意,一个月300块钱。孙寒还去酒吧做过服务生,帅气的他也做过群众演员。后来回到睢宁县移动公司上班,月薪3000元,却因为倒卖公司做促销活动的手机赚差价被迫辞职。失业回家后整天摆弄电脑的孙寒一度成了父母的心病。当时为了安装宽带上网,孙寒天天去镇上的电信局软磨硬泡,请相关人员吃饭才搞定。孙寒先在网上卖手机充值卡,一个晚上就卖了30张,发现电子商务可以成为“生存手段”。

  2006年,孙寒正式开了淘宝网店,经营一些小的家具饰品和挂件,每月净利润有2000多元,可以把自己养活了,但孙寒并不满足,当时他发现淘宝上同类型网店已有1万多家,竞争非常激烈,利润空间很小,很难成为“主要的生存手段”,开始谋求销售新产品。创业灵感来得很偶然,2007年的一天,孙寒只身前往上海,发现了宜家家居超市。经过在网络上调查,孙寒发现宜家这种时尚简约的家具很有市场,利润空间也很可观,“于是我当机立断赶回家中,开始了对木制家具生产的探索”。孙寒草根创业,模仿宜家做廉价简易家具,被人称为“山寨宜家产品”。

  一开始,孙寒寻找当地木匠代工,他拿着2000块创始资金满村满镇满县地找木匠。接下来,村民们开始发现孙寒每天都在家里发货几十单,却从不见人上门付钱,也没个店铺门面的,村民们议论纷纷:这孩子是不是在搞传销啊?当初为了保密,孙寒开淘宝店只有另外两个好朋友陈雷和夏凯知道,夏凯是沙集中学的美术老师。3个人便一起干,不仅在当地找到木匠仿制出了宜家风格的家具,而且低价时髦,满足了都市白领兼顾时尚和实用的需求,在淘宝上大卖特卖。

  没有不透风的墙,知情后的村民立马模仿“三剑客”开网店,开公司,亲戚带亲戚,朋友带朋友,电子商务迅速复制。原来经营废塑回收的人看到网商们在网上卖家具,不出家门就能赚到钱也纷纷弃旧学新。2009年,更有一大批年轻人陆续返乡开店创业,其中不少是大学毕业生。夏河山便是其中一位返乡大学毕业生,他告诉记者,一年营业额是100多万元,利润率是10%,赚得比“北上广”新工作的白领还多。

  今天,走进孙寒的家具加工厂,迎面就是一个大车间,十几名工人正在操作现代化的机械制造简易家具。孙寒向记者介绍,2007年他先投入10多万元创办了家具加工坊,2010年又投资100多万元升级为拥有现代化设备的加工厂,目前一年营业额500多万元,以20%的毛利润测算,孙寒已经成为“百万富翁”了。记者在现场看到,孙寒还在建设新厂房,源源不断的订单需要他继续扩大规模。孙寒的加工厂现在不仅能生产简易家具,也能生产板式家具、实木家具、实木床家具,开始从单纯仿制到自主创新,试图从“山寨宜家村”转型为“您身边的家具定制专家”。

  梳理东风村的发展路径,汪向东发现这样一个“定律”——普通的农民不需要多高的学历、多长时间的培训,不需要过分依赖地理优势、资源禀赋,在新型的“农二代”创业青年的带头下,有合适的土壤,他们就创造了“奇迹”。东风村不仅可以复制,而且门槛比较低,“这里的农户,在家中就可直接对接市场、主动掌握信息,是自主经营按需生产的平等的市场主体;这里的网络,是市场化的公共电子商务交易网,农户在这上面从事网销,应用成本低,收效显著;这里的公司,更多是土生土长、农户变身而来的新公司……这三个环节相互作用,滚动发展,像滚雪球一样,形成了信息网络时代农民的创业致富新路。”

  值得一提的是,这是一种知识经济,正是拥有知识拥有视野的“农二代”三剑客最先推动了这个雪球,而且越往后发展,知识的分量越重要。

  “集团军”作战

  如今的东风村不仅已经进入“全村淘宝”的时代,孙寒们的“东风”已经扩散到了沙集镇。在镇上街道两边的店铺里,无论是卖手机的、卖衣服的、卖鞋的、卖农机的店,80%店铺里都开着网店。“有一种千军万马、遍地开花的感觉。”汪向东说。集群效应已经出现,产业分工和协作已经迈出步伐。获益最大的是快递业务,一位县委干部告诉记者,睢宁县80%的快递业务在东风村。沙集镇现已拥有家具生产厂180多家,物流快递企业14家,板材贴面厂6家。网站专业服务商1家,为网商们提供法律、网络知识的服务。

  在孙寒的办公室外面,记者发现了一块还未挂起的牌匾,上面写着“睢宁县沙集镇电子商务协会”。东风村“三剑客”已经从“游击战”时代转型“集团军作战时代”。这个建议是阿里巴巴提供的建议。利用协会平台,对内可以进行资源整合和人力培训,以及规范网销行为和提升品牌;对外可以形成一个强势的“话语平台”,跟物流、电信、原材料供应商等谈判,获得低价。2009年记者在台湾南投县采访桃米生态村时,发现台湾农民也是利用网络营销家庭旅馆,家庭旅馆主人邱富添对记者说:“在信息时代,单兵作战风险很大,必须靠集团军作战才能赢得胜利。”在海峡这一边,孙寒们也已在实战中体会到了这一点。

  从“山寨宜家”升级为“您身边的家具定制专家”是一条漫长的道路,光靠一个个孙寒是无法完成的。记者在东风村调查了两家加工厂,都发现一个突出问题,即生产线流程管理混乱,原材料乱堆,灰尘满屋,其实停留在家庭作坊阶段。孙寒连连感慨:“缺乏专业管理人员。”其实这是一个标准化问题,从一块木料进场到一件家具出厂,每一个流程都必须是标准化运作的,对孙寒而言,这已经超出了他个人的能力范围。“睢宁县沙集镇电子商务协会”不过刚刚成立,“三剑客”还未学会运用这个工具。

  沙集镇党委书记黄浩提出两个转变:一个是从家庭作坊转变为现代工厂;一个是从简单模仿转变成自主品牌。不过,“沙集镇的网商毕竟脱胎于农民、农户,距离现代企业有很大距离,缺少制度建设,做大做强很难。”汪向东也认为,“农民素质提升”是一大挑战。东风村网商们已经主动提出希望培训,说最好请淘宝网专家来面对面授课,还希望有网商自己现身说法式的培训。不过,这种培训还是低层级的,现代化工厂管理这种高层级的培训也已摆到孙寒们的面前。

  东风村网商们现在最大的困扰是,利润越来越薄,这是自由竞争使然。解决这个问题,一个是规模化,减少单位产品的成本,孙寒目前走的就是这条路。另一个是,走差异化、个性化的道路,但这条路最需要创意,而创意恰恰是最稀缺的要素。

  阿里巴巴又给孙寒们出建议,与美术或设计院系合作。“未来我们可以把设计中心放在杭州,吸引优秀设计人才进驻,采取走出去的战略。”夏河山告诉记者,把优秀人才请到这么一个苏北偏远乡村是不大可能的。夏河山没有加工厂,他采取的是零库存的代工模式,因此个性化之路是他的必然选择。依目前热售产品来看,是一件三块平板饰架,每件只有8.5元,利润10%,即每件只赚0.85元,利润低微。因此,夏河山很希望利用协会平台,集体聘请专业设计人员,真正落实“您身边的家具定制专家”的梦想。虽然夏河山已经成立了公司,进驻了淘宝商城,首页上也打出了这句诱人的口号,但他的公司其实就是他一个光杆司令。在东风村,大多数都是夏河山这类“空壳公司”,它们自己并无多少创意设计能力,短时间内走公司化路径很困难,最便捷的方式就是联合作战。

  记者注意到,汪向东不大看好“协会”模式,因为协会可能会被政府干涉过多,为此他提出一个新思路——“商盟”,成立以网商为主导的商盟,加强行业交流和自律,引导网商走个性化、品牌化、多元化的道路。无论是“协会”还是“商盟”,集团军作战是摆在孙寒们面前的不二选择。孙寒们选择了协会这条路,睢宁县委书记王天琦了解到汪向东的担忧后,他已经公开要求政府各部门不得干涉东风村的草根创业激情,提供最大的创业空间。

  “王书记说,政府不得去管东风村,除非他们亲自提出要求,否则政府不得介入,东风村也不是因为政府扶持才发展起来的。”一位县委干部告诉记者,东风村至今还处在草创时期,自由创业、自由发展非常重要,政府既不能阻碍,也不能拔苗助长。内生性是东风村的特质,县委书记如此立场是孙寒们的大幸。

  重拾温暖的社区

  这个“淘宝村”不仅具有“财富价值”,其“社会价值”亦令人鼓舞。

  汪向东形象地说,东风村把“城里的床”给消灭了。东风村有4000多人,过去在外打工的有1000多人,最多时高达2000多人。现在除了少量在外做装修、做建筑工程的,差不多回来了90%。

  “以前,农民外出打工,村子许多"空巢"家庭,老人没人管,孩子没人问,夫妻长期分居,带来一大堆社会问题。现在,外出打工者回家创业了,一家人在一起热热乎乎的,有自己的事业,社会意义非常大。”一次,汪向东给睢宁县干部培训,他谈到东风村积极的“社会变化”。还有一个可喜的变化,以前村里拥有最佳年龄、最高文化的劳动力都在外面打工,现在返乡创业,让知识经济在故乡生根发芽。当今中国社会,工业化和城镇化这两股浪潮几乎吸走了农村的精英,不少地方乡村没落衰败,村落文明丢失,不少有识之士高呼“救救乡村”。电子商务却让东风村的“农二代”有尊严地回来了,并让故乡变得如此风光。

  另一个“意外”是,当地社会治安变好了——家家户户有正事干,就不无事生非了。沙集镇派出所介绍,这几年当地刑事案件和民事纠纷都明显下降。

  东风村的崛起,也说明了“信息社会”赋予“农二代”一个崭新的机会。正如专家所说,一个由大企业、大集团、大规模的技术开发项目所主导的时代,正在向着中小企业、风险企业,以经营者的个性、才能和创造力为武器,堂堂正正地与大企业分庭抗礼的时代转变。

  概而言之,这是一个以“个性”和“创造力”竞争的时代,也是一个“人的个性”的觉醒,不提高自己的创造力,就无法在激烈的竞争中脱颖而出的时代。东风村的成功,有两个关键因素,一个是返乡知识青年的引领作用;一个是在淘宝网兴起初期就进驻,如今淘宝网简易家具销售额的80%被东风村“垄断”。

  “农民改变了对市场信息一无所知、对产品定价毫无权利、被公司所左右所支配的这样一种弱势地位。现在以"网络+公司+农户"为特点的沙集模式中,农民能够掌握自己的产业发展方向和生产产品的数量及价格,最终能获得更多的就业机会。”中国社会科学院农村发展研究所所长张晓山认为,农民可以直接和市场进行对接,把很多中间环节的费用省去了,相对来说农民在交易中的地位得到了加强。不难发现,东风村还创造了很多社会价值,一个是“农二代”就业问题,一个是市场经济时代农村如何走向现代化的问题——有尊严地走向市场经济。更难能可贵的是,这条路是农民在自主创新中形成的,并不是来自政府的行政命令、干预等手段。这一切的核心,是返乡知识青年,是知识。

  在英国,在日本,在中国台湾地区,都曾在工业化和城市化后开展轰轰烈烈的新乡村运动,其特点都是返乡知识青年起主导作用。一批又一批知识青年告别城市的繁华,回到故乡,带领乡民谋发展,让乡村再生,再造魅力新故乡。东风村亦具备了这个核心特征。汪向东说,东风村要成为网络时代的“小岗村”,让它为中国农民下一步的发展树立一个新标杆。不过,孙寒们并不希望成为“小岗村”,他们想打造的是一个“永续发展,欣欣向荣”的东风村。孙寒们能不能梦想成真?路在脚下,事在人为。(来源:南风窗 文/陈统奎)

(责任编辑:)
顶一下
(4)
80%
踩一下
(1)
2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关于我们  |  本网动态  |  本网服务  |  广告服务  |  版权声明  |  总编邮箱  |  联系我们  |  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