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首页 原创联播
当前位置: 首页 > 博客 >

杨桐:采访安阳集资事件被跟踪

时间:2012-02-08 13:06来源:新浪博客 作者: 点击:
采访手记 安阳,有缘再相会 《安阳民间集资事件》已经出刊,涂艳老师以精湛的编辑功力赋予这篇万字长文以生命与活力,作为采访记者,往事一如历历在目。 1月1日中午,在河南郑州参加完前同事婚礼,坐在公交车上百无聊赖地玩手机,一条被转发N次的微博映入眼
 

    采访手记

    安阳,有缘再相会

    《安阳民间集资事件》已经出刊,涂艳老师以精湛的编辑功力赋予这篇万字长文以生命与活力,作为采访记者,往事一如历历在目。

    1月1日中午,在河南郑州参加完前同事婚礼,坐在公交车上百无聊赖地玩手机,一条被转发N次的微博映入眼睑——安阳爆发万人上街的事群体性事件,导火索是席卷全城的非法集资。

    安阳民间集资事件曾被我的朋友石玉报道过,我对这一选题兴趣浓厚,大约十月份开始就一直关注。简单向黄章晋老师简单通报了下情况,便决定起身赶赴安阳,去之前,跟石玉兄打了一个电话,问其是否有兴趣同行,他二话没说,开上车便拉着我上了高速。

    我们到达安阳时,聚集的人潮已逐渐散去,路口留有大量戒严的警察,采访完周边情况已是夜幕降临。草草用过晚饭,就给此前联系好的一个采访对象打电话,在他家附近找了宾馆住下。

    受访者在晚上八点左右到达宾馆,我们谈了约四个小时,期间他帮我们打电话给现场出警民警、所涉集资企业中层,并找到馄饨摊主老肖,便吃馄饨便和老肖聊他的情况,后来我们在一家小酒馆喝酒到凌晨两点才散去,他还一位担保业从业者,准备次日约来吃饭聊。

    凌晨4点钟的时候,被受访者的电话吵醒,他说,一辆警车正停在他家楼下,警方要约他谈谈,受访者将老婆的手机告诉了我,说如果早上8点半没打电话过来,就意味着自己出事儿了。

    我和石玉从床上爬了出来,赶紧打开电脑,给熟悉的朋友发出QQ留言,作出了预备方案,然后一根接一根地抽烟,时针就这么一分一秒地滑向8点,外边传来敲门声。

    受访者推门而入,说,他半夜是被公安叫走的,说当地已经知道我们来采访的事儿,我和他的短信、通话及在宾馆的谈话都在警方掌握之中,约的从业者也没有了见面的可能,他被要求把我们送离安阳,如果不走,将会有不可预料的后果。

    怀中对受访者深深的歉意下楼结账,发现大厅内坐了四五个青年男子,这个以洗浴为主的宾馆,平时早上根本没有人的,受访者挑逗其中一人,“我来的时候你就坐这里了,怎么还没走。”那人面色铁青,一言不发。

    两辆黑色轿车从宾馆开始就一路紧随,直到我们走进一家早餐铺,两辆车才在200米外停了下来。吃完安阳特有的扁粉菜,受访者将我们往高速上送,期间石玉的车出了毛病挺在路边,后边跟随的两辆轿车犹豫了一下,超过我们左转进另一条路。

    待我们修好车出发时,两辆车又跟了上来,高速上接一条短信:“换车了,面包”。通过后视镜望去,果然一辆白色面包在后边。

    面包车在安阳南下了高速,而我们则在下一站的汤阴下来,重新换车走国道杀奔安阳,而后差不多一天的时间都在同集资受害者、聚集事件参与者以及同政府谈判的代表接触,这一期间得到消息,明日在安阳南入市口的玄鸟雕像前会有聚集。

    当晚返汤阴入住,次早七点赶到玄鸟雕像,该处还是一片安静,偶有乘客在路边候车。但到了八点半,数辆防暴车开了过来,成群结队的警察开始云集在路口和桥头,警戒线在随后拉起,我们旁边就停了两辆警车。

    到了九点,除了黑压压一片警察,没有看到大规模的聚集人群,我们当时在雕像南边,准备到路北看看情况,开车往北走,在路两边看见星星点点的上访者被警察拦住,人数不超百人。

    石玉把车开进了路东一个纺织工业园区,准备在这里停车,而后到路上冒充上访者观察,刚拐进这个院落,一辆黑色轿车一左一右驶来,其中一辆广东牌照的蓝色商务车在石玉的私家车上挂出一道深痕。

    这时蓝色商务车下来一三十多岁男子,高声说道:“咋回事儿!”,此人说话蛮横,口气有点像街头痞子,我们与其理论:“你撞了我们还问咋回事儿?”结果该男子说,“我撞了你们不是,那你们报警吧,反正大家都是外地人!”

    这句话让我们很意外,撞人者怎么让被撞者报警?细心的石玉在其领口处发现一个对讲机用的小型麦克,当即拍着他的肩膀说:“我知道,你们是为了工作,我们也是来干活的啊,你说咋办吧。”
    
    我在此时方恍然大悟,原来我们的一举一动都被监控,要不这两辆车不会恰到好处地出现在此处,如此精准地撞了我们,这人在想激怒我们与其动手,然后通过派出所调查,让采访化为泡影,如果我们真与其动手,后果可想而知。

    石玉与其交涉,我起身往外走,被拦了下来,而后被强删了手机上的照片。该男子拔走石玉的汽车钥匙,自己坐到了驾驶室内,驾车载着我们往高速上开。

    路上,我们的“司机”接了两个电话,一个是关于家里装修买家电的,另一个是告诉对方我们现在方位的,我们从电话上判断他的身份——公安,也有可能是传说中的国宝或国安。上了高速,安全带报警器一直在响,他对石玉说,你这安全带真脏,该洗洗了。

    我们有一句没一句的跟其搭话,驾驶者就是不答腔,快到汤阴时,他把车停了下来,准备下车,石玉说:“你在这儿下咋回去?要不我们再送你回去吧”。他说这个就不用你们操心了。石玉拉住他的胳膊:“你们修车公款报销,我可是自己的车”。该人回道:“(撞的时候)我们有分寸,你的车就是蹭掉点漆,回去打点腻子就成了。”


    临分手时,石玉问向给其要个联系方式。对方回答:有缘再相会。石玉开着车往前走,又一辆黑色轿车跟了上来,我们走它就走,我们停它就停。


    下高速口旁,石玉把车停了十分钟,后边的车也在百米外一动不动,最后,石把头伸出窗外,向黑车使劲挥了挥手,开向了郑州方向。


    后来的故事是,我们在新乡服务区扣掉了手机电池、拔出了存储卡,又掉头回返,在汤阴下车后租车再赴安阳。再开机时已是下午4点,此前被警察叫走的受访者打来电话说,我们关机那段时间,警察又将他叫走,说通过高速监控录像知道我们在汤阴下车了,其被要求找到我们的下落。


    返回之后,我不得不换掉手机再去安阳,最终写下《安阳民间集资事件》。这篇稿子完成的当日,安阳市委书记张广智荣升为河南省副省长,恭喜。

    一个名为图像恢复的软件将手机被删图片找了回来,那位替我们充当司机者的照片亦在其中,但我不想暴露他的尊容,因为我知道,他是在工作,就像记者必须采访一样。

    “洹水安阳名不虚,三千年前是帝都”。安阳,有缘再相会。 (责任编辑:gc)
顶一下
(12)
92.3%
踩一下
(1)
7.7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关于我们  |  本网动态  |  本网服务  |  广告服务  |  版权声明  |  总编邮箱  |  联系我们  |  返回顶部